您的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网络直播“火”到了教育领域

作者:管理员 点击:日期:2017-03-12 12:49
  在线教育直播产品的用户体验如何?记者安装了某款在线教育直播APP。打开后,选择城市和学习阶段, “小升初”数学的视频课,价格从免费到数十元皆有,对其中一个课程购买成功后就可以开始观看学习,至此只花了不到10分钟。选择直播课则要按照老师的直播时间观看,最高价的课程将近2000元。
 
  此后,记者又下载了多个目前市面上较为热门的在线教育直播APP。通过体验发现,教育直播APP的课程价格从免费到数千元不等,一节课多是半小时到一小时,一般的收费梯度为:一对一课程贵于多人课堂;在多人课堂中,直播课贵于录播课,且人数上限越大的课程,收费越低。
 
  同时,记者还发现,与线下教育相比,在线教育直播平台的课程内容虽然丰富,涵盖了学科辅导、职业教育、艺术培训、语言培训、生活技巧等多方面,但具体的细分特别是基础教育领域的细分却显出了“短板”。受限于不同地区的教材、考试制度等不同因素,不少在线教育直播平台小学、初中、高中的同步配套课程并不完善,一般都是以学科的某个板块内容作为课程内容,如“辅助线的画法”课程、“一元二次方程”课程,缺乏如线下教育般的同步性与系统性。
 
  问题
 
  师资把关成在线教育“难题”
 
  去年成为某公考培训机构在线教师的江小瑜表示,自己进入这一机构的在线教育平台前,需发送简历并进行面试,此后还有试讲。每节课都要备课,机构也会提供相关的教学资料,“讲义写好后,还要交给机构进行审核,通过了才能开讲”。
 
  目前,不少在线教育直播平台均声称自己会有专职人员对教师资质进行审核把关。如“叮当课堂”APP中,每个老师都会显示个人简介、教学经历、教学成果、教学内容等。记者致电该APP时,其客服人员便表示,所有老师都有面试,有专人对他们的学历、教学经验、教学能力、专业度进行筛选。“我们很多老师都毕业于名校,好多人想当还选不上呢。”
 
  值得关注的是,记者在部分在线教育直播平台上看到,有的老师资料显示的是中小学的“在职教师”,这些老师的学生用户会更多一些。在另一程度上说,“在职教师”的身份意味着质量的保障。但早在2015年,教育部便出台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参加校外培训机构或由其他教师、家长、家长委员会等组织的有偿补课。目前,对于在线教育直播教师这一新兴事物还没有相关规定出台,仍属于教师可打“擦边球”的灰色地带。但当记者以兼职者身份询问时,“酷学直播”客服便表示,正职为公共学校讲师的一般不录用,以避免投诉举报。
 
  样本逐个睇
 
  叮当课堂
 
  “叮当课堂”是“疯狂老师”的直播APP。“疯狂老师”是基于移动互联网O2O中小学课外辅导信息服务平台,2014年的时候其APP在IOS和安卓平台上线,基于公开、透明的评价体系,帮助家长找到最优秀的老师,为有教家庭提供高品质的上门教学服务,帮助老师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大化。2016年,其推出“叮当课堂”,专注于中小学在线直播教育,并首创演播室直播模式。
 
  酷学直播
 
  “酷学直播”是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旗下的在线教育直播应用,汇集了新东方顶级名师和当代各领域学习达人,四六级、出国、考研,从应试辅导到职业技能提升都有教师进行在线直播。除了直播外,酷学直播在有效时长内可以观看回放。
 
  数据
 
  根据CNNIC最新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6年12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38亿,较2015年底增加2750万人,年增长率为25.0%;在线教育用户使用率为18.8%,在2015年基础上增加2.8个百分点。其中,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为9798万人,与2015年底相比增长4495万人,增长率为84.8%;手机在线教育用户使用率为14.1%,相比2015年底增长5.5个百分点。
 
  中国在线职业教育需求旺盛。2016年,网民对在线职业教育的使用率为34.4%,用户规模为4731万人。在线语言培训、在线大学生/研究生教育的网民使用率分别为28.6%和17.2%,在2015年基础上分别增长了15.6、8.2个百分点。
 
  在线中小学教育市场迅速发展。在线教育重点细分领域中,中小学教育(又称K12教育)用户使用率最高,为53.4%,较2015年底提升15.7个百分点,用户规模为7345万人,年增长率为76.9%。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在去年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互联网教育行业中,教育信息化市场超过2000亿元,K12阶段的课外在线辅导也达到了千亿元的规模。与此同时,职业教育与在线语言培训市场规模亦达到千亿元。
 
  俞敏洪认为,目前基于互联网的学习内容已经很多了,涵盖语、数、英、物理、化学等内容。但中国孩子普遍学习自觉性非常差,因为从小就在家长的监督下长大,适应了学校教育的严厉性。
 
  此外,中国的家长太忙,忙于生计的时间太多,心情也比较浮躁,不愿在孩子身上花时间。新东方有统计,很多孩子的家长都是大中小学老师,但他们不愿意辅导,觉得自己没时间,都送去补习班。“家长真的用心陪伴的话,和孩子每天一起上网学半个小时,让孩子重拾对知识的好奇心和乐趣,就不用去补习班了。”
 
  周洪宇:加强互联网教育立法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
 
  今年全国两会,周洪宇提交了《关于加强互联网教育立法的议案》。他认为,互联网教育在当前教育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发展互联网教育除了能辅助当前的教育,更有助于改变教育不均衡的状态。
 
  但周洪宇指出,目前互联网教育无序化程度很高,大多数互联网教育内容的承担者并非专业从教者,大多是技术专家,正式教师进入得非常少,内容也是良莠不齐。
 
  因此,他认为当前急需立法来对互联网教育予以保障,使其健康有序发展。议案建议首先要将互联网教育立法纳入“十三五”全国人大立法规划,启动互联网教育专项工作,制定符合国情适应互联网时代发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教育法》。